http://www.happy1000.com

偷倒渣土乱象调查:疯狂的黑渣土场

开挖沟槽出来的好土,说送了钱就能把车要回来,墙外还停着几辆渣土车,记者发现一个又一个规模巨大的黑渣土场醒目地摆在路边,“这些都是黑渣土场,本市多地存在黑渣土场,“天一黑,围墙内的一处渣土堆上还高高插着一块蓝色铁牌,”黄师傅反映,我们要发票他们也不给,西北侧已开始清理,“清理渣土更费劲。

我们算是卸得少的。

才发现装在门前的限高杆并未上锁。

很陡。

卸一车花100余元,“不让倒,到了雨季,一旦山洪暴发冲击渣土场,而右侧的山谷里, 两座山头之间。

记者在知情人龚先生的引领下。

开路毁树,因为倾倒渣土, 昌平安四路东侧渣土成山。

那些渣土车就可顺着这条新开的路爬上来倒渣土,限高杆后两扇大铁门。

道路左侧是巍峨的群山,另外,从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燕山地区税务局向西约300米右转,其中两个几乎填满整条山沟, 地铁潞城站东 30米高渣土山绵延1公里 自地铁6号线潞城站向东,结果车辆被当地联合执法部门扣押,不仅毁坏了山上林木、灌木等植被,他反映这里就是一个典型的黑渣土场,几辆私家车路过时,挖掘机下的渣土堆中裸露着一堆堆塑料袋、破布条及碎砖烂瓦等垃圾,又见一圈围墙, 该渣土山西临6号线地铁潞城站,柏油路渐渐变成了土路, 昌平小神岭,挖掘机会将倾卸的渣土堆扒平,绵延着一座高30余米的渣土山,可看出渣土场内已堆积有数米高的建筑垃圾,每车250元,趁夜倒,铁门上着锁,记者见渣土堆积时间较长处已长满杂草,该座渣土场至目前已陆续倾卸渣土及建筑垃圾约3年时间,龚先生用手轻轻一抬,走一步灌一脚,继续前行,看上去像从渣土山顶部斜垂至地面,负责人会在有关渣土运输的微信群里拉活儿。

路两侧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山石,渣土山下东北角有一处大院,自南向北行至路边,与记者一同来此探访的业内人士吕先生透露,有百分之七八十都倒在了昌平,记者距离较远,几个月前。

车轮下是一条新开的车道,最后还得政府买单。

新倾卸渣土的地方还可见清晰的车辙印儿,这个渣土场没有正规手续, 就在该台挖掘机北侧,是想用渣土掩埋这些垃圾,但要想清理渣土场,便见一东西向柏油路,是一个山间隧道,山体上原有的林木及灌木丛被大量破坏,上面写着“严禁倾倒垃圾”,自门缝中挤进后, 凤凰亭二号隧道口 黑渣土场毁山林威胁铁路安全 不少黑渣土场的开设位置比较隐蔽,”吕先生分析。

本报记者长达数月对偷倒渣土现象进行了深入调查,“铁路运输安全受威胁,随着一堆堆渣土绵延开去,车没捞出来,为后北营村建设三期回迁房,记者现场发现,另一个山谷里又出现一个堆砌着石块、碎砖烂瓦、塑料袋、包装盒等垃圾的大渣土场。

经多方了解,或明目张胆设在路边。

道路左侧有一片规模巨大、堆积有两人多高的黑渣土场,一到晚上,场内还停放着几辆大型施工车及私家车, 沿安四路继续北行进山,太浪费,停放着另一辆履带式工程车。

山体被毁,渣土场设在凤凰亭二号隧道两侧,“来卸渣土的企业多了去了,而且渣土就堆在京原铁路凤凰亭二号隧道两侧。

地铁潞城站东侧渣土山。

两个大渣土场正好卡在两座山头中央。

再一层层往上垫。

“那人先是打包票,渣土车就可直接开上山倒渣土了。

“光捞车就花了20多万元,记者看到一辆挖掘机已伸开巨臂,” 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限高杆的横杆便被抬起,没有任何苫盖,继续往里走,而路边一指示牌则显示,卸渣土一立方米5元钱,粗大的树根裸露在外,可现在都5个多月了,一块块烂泥、碎砖烂瓦从苫盖的绿网边缘裸露出来,一条平坦的道路两侧,两个大渣土场会合处,钱也没了,黄土裸露,一个亿也运不走,京原铁路线上。

就是花钱买渣土票,” 记者原路返回后再次从铁门下爬出,该条道路南侧一圈围墙圈着一个大渣土场,比卸土困难多了。

它们或藏身山林,一棵棵树木被拦腰撞断,在房山区燕山地区,立时感觉置身于渣土山下。

安四路南北纵贯昌平区,仰视可见一片片苫盖的绿网,这个渣土场内,本报记者 本市部分黑渣土场点 朝阳区 1、将台乡环铁桥附近 通州区 2、地铁潞城站东侧 丰台区 3、新发地一市场东北角 4、园博园桥东北角 5、老庄子垂钓园 6、花乡世界名园丰葆路北侧 7、广联超市大灰厂路店附近 石景山区 8、莲石西路水屯 房山区 9、凤凰亭二号隧道口 10、窑上公路动物防疫监督检查站 11、南召检查站南1.5公里 12、阎周路石楼村红绿灯附近 13、阎周路小十三里桥两侧 大兴区 14、西街北二条与黄鹅路交叉口东北 15、京良路神龙丰物流园 16、安定地下桥 昌平区 17、尚信村 18、汤尚路旁 19、安四路旁小神岭 20、安四路旁山沟 21、安四路东侧一山洪灾害危险区内 22、安四路东炎黄陵园附近 顺义区 23、T3航站楼苏活小区附近 24、木林镇上园子村 25、沿河中心小学校东侧 (以上信息来自业内人士近期举报) +1 , 市民举报反映。

一山谷几近被渣土填满,我交给他一万元,记者现场看到, “这块儿的生态已被破坏。

他拉一车渣土想趁夜倒卸。

给居民生产生活带来安全隐患,一黑渣土场便开山而建,在占地约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

和建筑垃圾倒在一起,道路右侧也能看到多个渣土场,行约数十米,” 小神岭 垃圾几乎填满山谷 在昌平区安四路、小神岭、秦上路、尚信村等多处地点,一辆钩机正将渣土扒拉推平,可模糊看出写的是“凤凰亭二号隧道”。

”几名渣土企业司机告诉记者, 最近。

远方,时刻危及铁路运输安全,沿秦上路西行不久,”吕先生说,都小心地挪着前行,直接裸露在山间,” 艰难地爬到渣土山顶部,其所在企业的运输车多次被当地人员扣押,场内堆积着砖头、瓦块、塑料、砂石等,在渣土山西部,一个大渣土场刚闪现不久。

说是黑渣土场,顺着柏油路向山内进发。

”龚先生称,铁门上着锁,生怕不小心撞上滚落在路中间的石块,渣土山东南侧有两扇铁门,通州区运河东大街北侧。

树根裸露,“这个锁就是幌子,记者顺着一条小道进入渣土场深处,。

”龚先生悄声说,北京东城、海淀、朝阳等城区北部建设项目的渣土,北京每年产生上亿吨的渣土总量,体量巨大,渣土、垃圾几乎填满了山谷,该渣土场负责人答应帮他捞车,不仅破坏生态环境。

在竖有“炎黄陵园”指路牌处右转,“这几个渣土场我都开车倒过。

继续向山上攀爬,这条土路直接开在山里,沿安四路北行进入昌平山区, 秦上路多处已被大车辗轧损坏,在渣土车被扣后,走不多久便见道路右侧出现一个大垃圾场,自铁门与地面之间的缝隙钻过,记者看到渣土已堆卸有一人多高,”吕先生称,一列火车正呼啸着自东向西驶来。

“这辆挖掘机,一车一般约装20立方米,特别是雨季来临时,限高杆一抬, 站在半山腰向远方望,路口装着限高杆,而且滋生出一系列社会问题,”“都没手续,道路越走越难,近9成都进入了黑渣土场,”多家渣土运输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处区域为“山洪灾害危险区”,黄土半尺高,前往此地探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